林与世

lof咸鱼写手,咸鱼画手,字勉强凑合看,圈子杂,cp乱炖,经常爬墙www。

【卡路里改词x】副官版/观百岁山自恋有感

每天起床第一句 先给自己打个气

每次少夸一句帅 都要说声对不起

魔镜魔镜看看我 我的兔牙在哪里

帅气 我要帅气 我要变成万人迷

sexy sexy 我要变成万人迷 sexy sexy

为了变成小鲜肉 天天提着一口气

为了摆脱老古董 撩妹技能学不停

天生丽质难自弃 可惜年龄是问题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变成万人迷

Wow

变帅气变帅气变帅

变帅气变帅气变帅

变帅气变帅气变帅

变帅气变帅气变帅

年龄是我的天敌

燃烧我的帅气值

拜拜 单向恋 这位姑娘见一面

谁说我是大猪蹄

快走快走别客气

拜拜 黑历史 戒掉抽烟戒油腻

倒斗下地学日语

别再打架伤身体

来来 换浴衣 露腰露腿露穷奇

半遮不掩最神秘

来来 深呼吸 受点小伤没关系

徒手开盒才刺激 不达目的不放弃

为了变成小鲜肉 天天提着一口气

为了摆脱年龄怪 gay里gay气学不停

天生丽质难自弃 可惜年龄是问题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变成万人迷

Wow

变帅气变帅气变帅

变帅气变帅气变帅

变帅气变帅气变帅

变帅气变帅气变帅

年龄是我的天敌

燃烧我的帅气值

拜拜 兔子牙 有小酒窝真讨厌

谁再叫我小可爱 快走快走别客气

拜拜 黑历史 戒掉抽烟戒油腻

倒斗下地学日语 别再打架伤身体

来来 换浴衣 露腰露腿露穷奇

半遮不掩最神秘 给你看光没关系

来来 深呼吸 受点小伤没关系

不走大路走屋顶 不达目的不放弃

奇了怪了 小的时候明明是 佛爷说

花开有落时 人生容易老

直到最亲的朋友的孙子都长大了

原来活得了 留不到 更辛苦

希望衬衣扣是坏的

纹身是要露的

不如跟着玩湿身play嘛 努努力

别让百岁山百岁山 卡住你

不达目的不放弃

燃烧我的帅气值

拜拜 单向恋 这位姑娘见一面

谁再叫我大猪蹄 快走快走别客气

拜拜 黑历史 戒掉呆萌戒傻气

戴上面具成戏精 别再乱撩伤身体

来来 笑一句 眨眨眼睛都过去

别叫爷爷显老气 倚老卖老最要命

来来 深呼吸 受点小伤没关系

年龄差距不要紧 不达目的不放弃

不放弃

燃烧我的帅气值

不放弃

燃烧我的帅气值

我要变成万人迷





——by今天的与世智障了吗~

【启副】长街雪

#长街雪
#启副
#私设有

——生如长街落雪 死如长夜不眠

送佛爷走得时候,北平下了好大的雪。

送葬的人抬棺绕街,一步一个便是极深的脚印,在一片晃眼的白里,浩浩荡荡。头上腰上的白布和地上的雪混成了一片,看久了,反而分不出了。

天气冷得很,张日山带着的人还穿着未来得及换下的军装,一圈下来也成了明晃晃的白人。布料外飘着一层薄冰,又盖了一层雪,看着都感觉有寒气往上飘,但硬是没一个人吭声冷。

张日山站在最前面,双手捧着佛爷的相框,面上表情沉静似水,细细看了却寒的像漫天飘飞的雪。相框里佛爷面容如初,但若是叫那些老人看了,只会惊叹这副官竟然看上去比佛爷的相片还要年轻上几分。

这些事,他身后的那些人不会知道,在围观的人群里低声交谈的看热闹的人也不会知道。他们只会猜测,这位躺在棺里的人,地位不小,然后扯几句嘴,看看热闹也就散了。

佛爷走的时候,九门零落,各家四散天际,夫人更是走的早,膝下亦无子侍奉。留着的旧人数来数去竟然只剩他一个。他忙前忙后,像当年仍做副官时一样,认真严谨,事事周全。只待众人散尽之后才一个人坐在廊下发呆,偷偷念一念过往,留一份私心。

张日山从来没有经历过那样冷的冬天,也从来没有见过那样长那样黑的夜。他从发梢到长靴都滴着雪水,从天色黯淡一直坐到天光乍破。

真冷啊。


————————


张日山激灵一下,睁开眼睛。暖炉里燃着的炭火很旺,烧的每一寸空气都透着暖。他却依然被梦里的大雪纷飞冻的浑身冰凉。

自那年之后,他开始畏惧雪天,白茫茫一片只闹着心里发慌手脚冰凉。多少年也没改过来这毛病,身边照顾的人都知道,习惯了在落雪的日子起更旺些的炭火。

张日山下意识揉了揉太阳穴,冰凉的指尖驱走了梦魇的余温。腕上二响环低低垂下,指腹轻轻扣击着银质的镯面,叮叮当当的声音在一片暖意中飘荡开来。他已经习惯了在每一次梦魇之后用二响环的声音唤醒自己。

至于为什么百试百灵,他总不愿意去想,或许,是不敢想。

人尽皆知当年九门声势浩大,如今却黯然失色,当年叱咤风云的老人随着陈皮和霍老太的死已经都成为了人们口口相传的历史。舍他一个默默无闻之辈,却竟然苟活至今。

可笑一句天道无常。

佛爷谋算一生,只为保得九门安稳如常,这么些年过下来,这些无情无义见得多了,几分往年的真心反而显得单薄又可怜。他如今能做到的,也只有尽力完成佛爷的意愿,护出一时的太平。

尹南风笑他,风风雨雨这些年来,究竟得到了什么,他甚至连佛爷的遗物都不曾有过几样。

这话说的不错,盘算将近百年来,他身边除了片刻不离的二响环,还确实任何佛爷的东西都没有。比起别家,或多或少都珍藏着些佛爷当年倒出去的东西,他倒是好,一样留着念想的都没有。只有这二响环,也是在最后的最后,被佛爷亲手戴上,却被寄以遗愿,沉甸甸的坠在手腕上。

这就足矣,他从不贪心。

其实哪里需要什么东西去睹物思人。他脑海里的那些回忆,时不时就要在他心上重演一遍,几十年的点点滴滴他早已经倒背如流。

张日山没有佛爷的东西,他也不需要有。他自己就是佛爷的东西,只不过佛爷走时忘了带着。

就这么轻易把他抛下了。


——————


张家本家的孩子,从出生便有了死的觉悟。尤其是天生异血的,更是有作为一个“血罐头”的自觉。张日山从来没想过自己这么幸运,误打误撞逃过一劫。明明两个人都还是少年,竟然两个人就这么大着胆子逃出来了。

这段岁月无论什么时候回想,也是一样的惊心动魄。

逃得过人,终究逃不过天,在几十年之后的床畔,长生的鸿沟依旧是无法逾越的天堑。少年人时的异想天开都太过美好,真正的残酷原来从来不会给人喘息。

长生的秘密众人追逐不休,甚至为此互相残杀。说到底长生究竟有什么意义呢,他不明白,对他来说并非上天的恩赐,而是灭顶的惩罚。

往事皆尘土,他早该明白,早该抛下。偏偏过往的点点滴滴都历历在目,舍不下,忘不掉。像钝刀割肉,每一下都是鲜血淋漓的疼。

是记忆始终不肯放过他,要将他锁在终日落雪的长街,但未来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如从前一样牵起他的手。

情之一字,不可说。












最后一点瞎bb
8.17贺文,提前发了。
乱七八糟,几个片段拼一起的,不太考据【不知道往哪考x】勿怪。
虐,好像不太虐吧。。。

【此间】乱写的短打/巍澜


#忽略bug这只是一个梗
#私设如山
#梗

郭长城碰了一下沈巍,他看见了一万年漫长的岁月,也听见了他的遗言。

“棒棒糖挺甜的,还能不能再给我一根?再等一万年也可以的。”







郭长城在觉醒了异能之后曾经不小心碰到了沈巍的手。小鬼王一万年的点点滴滴就这样铺陈在他面前。

他看见小鬼王和昆仑在山巅共话星空下,他看见小鬼王尝到了那一根赵云澜塞给他的棒棒糖,然后笑的很开心,就像一个真正的孩子,不是杀伐果决的黑袍使,也不是什么拯救世界的大英雄。

他看见小鬼王小心翼翼的把掉落在地上的糖纸收在心口,那糖纸即使被小心呵护着,也终究难免损坏,在第一个一百年过去的时候它变成了一摊金色的粉末。小鬼王那时已经不是小鬼王了,他是一个重新走上地面的人,他对着那一堆金粉发愣了一晚,然后收敛好自己的感情。

在不知道第几个一百年的时候,他找到了赵云澜的轮回,肉体凡胎经不住满身煞气,他就只能站的远远的看上一眼,一直看到他长大成人,娶妻生子,垂垂老矣。

而他年轻如初。

于是生生世世,轮回不息。

时光沉淀了小鬼王眼底的星光,他终于成为了一个叫沈巍的人了。

再然后,他遇见了赵云澜,他以为是自己眼花认错了,然后他看见了那根记了一万年的棒棒糖,就被他记了一万年的人含在口里。

他想,这次能不能放纵一次呢?就靠近一点点,就一点点而已。

大煞无魂之人不配有情爱,煞气注定为人不容。但他愿意与赵云澜共享这漫长的时光,拿心尖上一点血养着他,生生世世也心甘情愿。

郭长城回神的时候,他看见沈巍对赵云澜露出一个极温柔的微笑,他有点想哭,这份感情和他之前接触的不一样,几乎要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也不知道这么一个文文弱弱的人是怎么把这山一样重的情压在心上一万年之久的。

他想起自己的异能,忽然有些惊恐的拽住沈巍的衣袖。

沈巍看着他,弯了弯眼角,“别告诉他。”

一去注定不回,亦往矣。

“等以后……再把我的遗言告诉他。就说,小鬼王想吃糖了,能不能再给他一根?”







*心态爆炸,一边听《昆仑》一边写,太匆忙了,很多细节交代不清,待改。

#2018,高考应援

基本上就是一个瞎几啦举牌

#叶修生贺
#叶张

自那一个冬日之后就再未联系过,也习惯了这样冷冷淡淡的相处方式。在某次午睡醒来之后,手机屏幕上忽然多出来一条消息提示。

5.29,您在此日有出门打算。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定的备忘录提醒,大概是还在一起的时候吧。

明明不适合再多有瓜葛。

随手调到职业选手群里,是久见不鲜的99+,寿星正大大咧咧地向众人索要生日贺礼。

有人似乎不小心打了句,几个野图boss当生日礼物是不是算隆重了?结果被一群人黑压压地骂了回去。

思来想去,觉得这个时候装死也不太好,规规矩矩发了句生日快乐在群里,被他们一刷而过,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被人看见。最后还是暗暗鄙视自己复杂的心绪。

看没看见,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什么人了。

准备好关机睡觉,坐在床头端着一杯热水,看着窗外明明灭灭的灯光,忽然有些落寞。

也不知道悲从何来。

手机屏幕闪了一下,然后静静地灭去。眼角余光扫过,是他发来的一条消息。以前设置的特别关心原来还没被自己消去。

“谢谢关心╰(*´︶`*)╯”

不过是一条群发的短信。

【韩张】春归 (二)

#韩张
#民国
#军官韩医师张

不止韩文清这个做长子的有疑问,指挥所里其他的几个副官也是满脑门子问号,要说韩文清平时冷脸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这老将军的煞气可一点不比韩文清少。

也不知是招惹了哪路神佛,老爷子不在府里头安度晚年,大老远跑这不安生的地方受什么罪?

脑子转得再快,想得再多也不敢在面上表露出来,于是韩文清推门进去,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鸦雀无声的场面。韩老将军位居上首,端着一盏飘着热气的茶,前几日的军情书摊在桌上,但老将军的眼睛却并不在这些文书上多停留。

见韩文清走进来,韩老将军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文清回来了,坐吧。”

满屋子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老爷子是在玩哪一出,还是后脚跟进来的李艺博临时诌了个谎才把他们都带了出去。李艺博算是韩文清半个文书,自然是走不得,便规规矩矩立在一旁,两眼盯着脚尖不敢到处乱瞟。

韩老将军知道没外人在了,语气也稍稍和缓了些:“文清啊,我听说前几天暴徒躁动的时候你受了伤,现在养的怎么样了?”

韩文清一愣,从进门到厅上这短短一截路,他已经设想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是不是城头布防有疏漏,或者是某次战役打得不够漂亮,老爷子这话一出,倒是实打实的出乎意料。

“皮肉伤,没什么大事。”韩文清迅速收敛了乱七八糟的心思,度量一番方才答道。

韩老将军点点头,抬手抿了一口茶,面上看不出表情:“我这次来,没什么大事。前段时间你叶叔念叨着要给你那个同僚说一门亲事,你娘想着你也老大不小,是时候成家了,托我来问问你的打算。”

站在一旁装死的李艺博都被这一句惊得差点失态,更不用说当事人自己了。韩文清站起身,毫无惧色地与韩老将军对视,语气稍显强硬地直接拒绝:“不必,如今家国未定,身为一方守城将领,自然无心他想。”

韩老将军也是料到了这个局面,手中杯盏重重磕在桌上,当年统领三军时不怒自威的气势瞬间扩散开来:“坐下,毛毛躁躁的像什么样子。”

厅里一阵沉默,李艺博只觉得这一趟自己来得亏极了,早知道是这种事,无论如何也得把自己先摘出去,听了这一耳朵,日后怕是自家将军也会心里稍稍有些芥蒂。

韩老将军咳嗽一声,语气缓和下来:“文清,我知道你现在还不曾考虑这些,你娘已经留意了几家,这次你先把事情放一放——”

“——不必了。”这次的回答更加掷地有声,韩文清从椅子上站起身,对着位居上首的韩老将军做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一日参军,终身为国,这种事情并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还请父亲收回想法。”

韩老将军脸色阴沉,五指狠狠拍在桌面上,茶水溅了一桌都是。瞬间,李艺博已感觉到那种率万军之师的威压即将降临。

“没有政治联姻,凭你这个空头将军就能坐得稳位置稳得住军心?没有粮草装备,什么领兵打仗,那叫送死!”

韩文清并不畏惧战争造成的死亡,听了这一句也顿了顿。不得不说,父亲的话确实是有道理,如今利益关系复杂至极,他的力量确实还是太过弱小,不足以抗衡任何东西。但是这种命运交付在别人手上的感觉,更让他感到憋闷和愤怒。

“父亲。”韩文清直视老将军燃烧着怒火的双眼,一字一句道,“我将离开北平,证明自己就算没有靠山,也能保家卫国。”

韩老将军愣了半晌,面前的年轻人已经端端正正地跪下,向自己磕了一个头,军帽,勋章和配枪搁在一旁的桌上,自己转身离开了主厅。李艺博这时也看傻了眼,急急忙忙追出去:“将军,将军!使不得!”

韩文清指了指自己如今空空荡荡的胸前,截住了他还想说出口的话:“我从今天开始就不是将军了,北平就靠你们了。”

他顿了顿,方才又接上一句:“别让我回来的时候失望。”

【韩张】春归 (一)

#韩张
#民国
#军官韩医师张

他们都说北平无战事,固若金汤,易守难攻。

屁。

韩文清现在只想说这一个字。

他闭着眼半靠在简陋的铁丝床头,消散不去的消毒水的味道直让人鼻子发痒。躁得他还想再发一通火。

病房的铁门被人大力拉开,有人推着一辆小推车走进来,韩文清知道这个时候定是那医生给他换药来了,他时间一向卡得很准。

果不其然。

他见那医生时方才入伍,军营里头三天两头挂彩也不是罕事,一来二去便混成了熟人,混到如今即使他成了个大名鼎鼎的将军,有时也还得乖乖的在他手下治伤。

韩文清曾问他,若要救死扶伤,何不去军营里当个军医。那医生抬眼看他,双目幽深,我只负责救人,不负责看他们送死。

好家伙。

韩文清睁开眼睛,一语不发地任他清洗伤口,上药,缠上一圈新绷带。不知怎的,他此时倒是有些暗暗庆幸这颗流弹好歹竟给他偷得浮生半日闲回来。

「新杰,你看我几时能出院?」忘了提,张新杰,那医生的名字。

直待他停当了手上的活计,韩文清才开口问上一句。

「不出意外,半个月。」张新杰把“不出意外”四个字音咬得重了些,目光淡淡扫过韩文清露在被子之外的缠着厚厚一层绷带的手臂。

韩文清自然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也不愿去过多回忆,以前战事繁忙的时候,自个儿因为不愿意耗在医院里头养伤,爬墙翻窗的都干了些什么事。

张新杰每天要经手的伤员也不在少数,这种时候自然是没精力陪他絮絮叨叨地叙旧,只叮嘱几句注意事项就照原样推着车离开了病房。

韩文清半靠在床头,等人走了,才伸手自那人裹好的绷带里摸出一张字条。是他熟悉的字迹,还戳着他的私印。

李艺博?

「危急,速归。」

不能给他省点心?韩文清烦躁地在阳台边转了几圈,不太想理会那边又出了什么破事。要是有根烟就好了,但按张新杰的做事风格,别说烟了,火柴棍也不会给他留下一支。

韩文清踱步到衣架旁边,果不其然原先扔胸前口袋里的半包哈德门没了。倒是给他留了纸笔,看来是猜到这次他定然不会安心休养了。

按李艺博那拖泥带水的做事风格,大事小事总得捅到他这儿来,这次倒好,干脆不说事了,直接四个大字明明白白催着赶回去。

这事儿韩文清干了不在少数,张新杰生气的频率也基本上摸了个底儿掉,最后还是怕那位炸毛,掏笔摊纸准备给人留个字条。

可叹韩将军练兵打仗是一把好手,这种文采斐然的活实在干不得。思来想去好一会儿,也憋不出什么有墨水味的句子。干脆大笔一挥,一张纸上留下俩龙飞凤舞的大字。

“走了。”

至于张医生看见这张字条会不会更生气,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韩文清马不停蹄赶回指挥所,只见李艺博哭丧着脸迎在门口,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干什么?还没死呢。”

李艺博指指里面,悄声说:

“韩老将军来了,就在里头。”

韩文清面色一沉,倒是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理了理身上有些邋遢的衣服,坦荡荡地大跨步迈进门里。

韩老将军年轻时叱咤一方,老来也不见衰弱,一双眼睛瞪过去仍如霹雳惊雷,据说就是退居了二线,每天练功习武也从不荒废。

他来干什么?

考试时候即兴摸鱼。
林静姝,葬礼版。
眼角有画一滴小小的泪珠,但是好像看不见。。。